《半花落》

2018-01-24 来源:勤工俭学吧 作者:snyga 阅读:250

 翠花醒了!

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在谈论着这件事,巴河村很久没有一件事情能让人们像今天这样碎言片语,左一句,又一句的相互谝闲,也不管这炎热的六月天,可这六月天可真是让人们更加心烦了,尤其是村长。

      村长先是屁颠屁颠的跑到翠花家的土胚房,一边叫着,一边喊着:“哎呦!翠花姑奶奶,你啥时候回来的”

      村里大龄妇女闲言两语的在讥笑着:“这老崔家可得有的受喽”

      那边的老汉也在嘬着烟嘴嘿嘿的笑着说:“崔哥,你这哈,把事要弄大哈”

      村长老崔恨不得自己把头钻进苞米地里去,省得害臊,脸像猴子的红屁股。

      翠花家就剩爷孙俩,翠花的爷爷是个老傻子叫傻福,傻福看见村长老崔一边哭一边闹,傻福在村长旁边一直傻笑并且说着:“娃娃别哭”,嘿嘿嘿嘿嘿,村长老崔不耐烦的骂了一句:“滚你娘的”。

      恰好,在骂的时候,土胚房的破旧老门“吱~”打开了,一个17出头的少女惊奇的看着门外的一切,少女红润的脸庞有一点点黑泥,精致的五官,曼妙的身材,惊奇的两眼像是在放光,不得不说这少女一看就是美人胚子,只是脸上有些农苦人的贫穷罢了。

      对,这少女便是翠花。

      老崔一个快步迈向翠花,翠花紧忙的往后躲,老崔喊到:“翠花,你啥时候回来的?你咋醒了”,翠花恐惧的看着老崔,一边颤抖的说着:“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,你要杀了我”

      村长老崔像她解释道:“没有,翠花女子,我真没有害你,我这是为你好,真的为你好”

      村里的大队支书也赶过来,赶忙拉着村长老崔往村东头的水坝走,村长老崔一边摔着衣袖子一边说着:“你拉个俅,拉什么拉,没看到,翠花醒了吗?”

      大队支书姓高,人比较精干,带个眼镜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像是念过几年书的文化人。

      高支书说道:“崔哥,翠花醒了,你得好好考虑考虑啊,你们这种破事要是穿出去那还得了,咱不就是图一名声好,你还敢这么闹腾,这传出去咱巴河村村长这个名声咋办”

      村长老崔眼珠子瞪得老大,喊到:“你说的都是些什,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,你就听村里那些闲人乱谝,就以为真了?”说罢,老崔哼了一声,就要往回走。

      高支书有点摸不着头脑,看着村长老崔走远。

      静谧的巴河村渐渐暗了夜色,乌云的尾巴遮住了明月最后的皎洁,剩下的都是灰蒙蒙一片,忽然之间,乌云收起了尾巴,像是被惊吓过的婴儿,哭闹了起来,天边下起了小雨。

      翠花家的土胚房里,翠花看着窗外,思绪回到了三个月以前。

      巴河村属于关中以南,地势偏僻不说,交通多泥泞的道路,来回出村特别不方便,千百年来,村里很多年都没有来过客人,而有一天下午,军绿色的卡车,停到村长老崔的家门口,军绿色的卡车上下来两个人,一个粗大的脑袋,微胖的身躯,手里拿捏着大佛珠,脖子上带着大金链子,跟个大老板一样,好像走几步就要掉几块黄金似的,而另一个像是个军官,挺直的身躯,削瘦的宽脸,手往后一背,像是随时准备待命,村长老崔看来了客人,热情的接待他们,村里的人都过来看着这新奇的事物,而那天翠花恰好到村长家问村长低保户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翠花待在村长老崔家的前院,军官和大老板从前院过的时候看见翠花在那坐着,大老板过去搭话,色眯眯的看着翠花,翠花害羞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村长和大老板交谈了一夜,夜里与大老板交谈,大老板从腰包里拿出伟人一片红,似乎双方达成了某种约定,村长老崔干瞪着那伟人一片红,村长老崔那里见过那么多的钱啊!忙着连合同都不看就签了。

      可能到了这里,你似乎知道了要发生什么,但是有时候你的思路可能跟你的现实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村长送走了大老板,村长老崔在广播了要修路。

       这一消息一出,村民们都拍手叫好,说昨天来了两位贵人相中咱巴河村,要搞旅游建设,

       村里像炸开了锅,都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村长带头在到镇上买了修路的料子,带着村里的青年小伙大干了起来。

 日子也在慢慢的流逝,巴河村的修路工程也在快要竣工,大家都喜悦的等待着这村里仅有的喜事。

       而翠花三番五次的去找村长老崔询问低保户的事情,但是一直没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有一天的中午,翠花刚从地里回来,又去找村长老崔,村长老崔看见翠花来到自己院子里,忙说:“翠花女子,我给你说个事,你看看你也老大不小了,不如给你寻个人家如何?”。

       翠花说道:“崔村长,俺想知道俺家那种情况算不算低保户,况且俺已经有意中人了,你就不用给俺找婆家了,先说低保户的事”

       村长老崔急着说道:“你这女娃娃,我想给你找的可是城里的大户,等你嫁过去了,你就是城里人,那时候你就算不是低保户也没事,也能享福呢!”

       翠花刚烈的性子坚决不从,村长也拿她没办法,于是含糊几声便过去了。

 乌鸦在村东头的老树上哀鸣起来,翠花家里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女子的喊叫声,哀鸣声盖过了女子的喊叫声,一个黑影从翠花家摔门而出,踉踉跄跄的跑向了村东口,随后在一阵哀鸣声中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翠花失踪了!

      第二天,翠花的爷爷傻福在村中心的石墨上喊叫着:“翠花~翠花,吃饭,吃饭”。

 村里的人都出来在哪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王二家的皮小子说道:“村长,昨天好像晚上村长去翠花家了”

      大伙都开始跟着起哄猜测说:“村长啊,人家卖了人家翠花女子”

      村长老崔早上准备上地,走在路上看见大伙都在用异类的眼光看着他。

 直到了村东口,村支书气冲冲的跑过来骂道:“老崔,你这老汉,一大把年纪,看起来正经,狗日的,背地里搞拐子这种行当”

      村长老崔疑惑的问道:“高支书,这是咋滴啦?

      高支书手插着腰,手指着村长老崔骂道:“狗日的,还不承认,你把人家翠花女子拐到哪了,昨天王二家的皮小子看见你半夜到了人家翠花家里,今天一早人家就失踪了,你说,到底咋回事”

      村长老崔皱起了眉头说道:“胡说,弄球个事,翠花不见了,跟我没俅个关系”

 高支书气不打一出来,气冲冲的要去镇上报案,而村长老崔也没拦他。

     公安局到了村里,给村长老崔做了笔录,最后证实定为翠花失踪。

     一个月过去了,卡车的老板来到村里,开始着手旅游建设,村里的人渐渐忘了这件事,大老板在村里办了养猪场,许多年轻的小伙子也都在厂子里打起了零工,各家的日子也变得红火起来。

      翠花家的爷爷靠着村长老崔家的救济过着日子。

      巴河村从穷乡僻壤的一个小地方变成现在地方有名的村子,大老板受到乡亲们的爱戴,走到哪里都像名人一样,大老板筹集一批资金想修建一所小学,村民们都拍手叫好。

 一天中午,大老板突然问起来:“之前第一次到你们村来,那个在你院里的那个女子”

 村长老崔支吾的说到道:“这瓜女子,跟邻村的汉子跑了,现在也没个着落”

      大老板眉头一皱说道:“那之前的合同你是看了的,要是那女子在不出现,这合同可算违约,我就要撤销小学的建设了”

        村长半晌没有说一句话,大老板扭头就走了,摆了摆手离开了村子。

 小学的建设也停止了,翠花还是没有找到。

 村长老崔知道这大老板是贪图人家翠花女子才肯投资这破地方,但是翠花已经跑了,现在真是没有个着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长老崔心里着急啊!一边四处打听,一边问着翠花的下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深夜,村东口出现了一个黑影,黑影没走几步就倒在了枯树旁边。

 第二天,高支书上地的时候发现了翠花躺在枯树旁边,紧忙把翠花抬到了翠花家的土胚房,并且请了郎中给翠花瞧病,郎中告诉高支书说:“翠花是过度劳累,怕是昏迷了过去,养养就好了”

       高支书将这件事隐瞒了下来没有告诉村长老崔,村长老崔也在一天一天的寻找着翠花

       于是也就出现开头所说的翠花醒了,翠花醒后什么都不记的了,公安局向她调查也没有什么结果,索性就结了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也在一天天的过,翠花慢慢回忆起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那天晚上,村长老崔到了翠花家,一边说着为了村里的人谋上好日子,一边把合同的事给翠花说,合同就是大老板要求让村长老崔牵线娶翠花姑娘过门,并且还许诺到时候事成之后给村里投资建设,村长老崔想起来自己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穷苦的过日子,他想为村里过好光景,便想都没想签了这份合同,村长老崔被伟人一片红所迷惑,后来才觉得对不起翠花女子,思前想后索性晚上就把翠花姑娘给睡了,让大老板死了这份心,翠花抗拒着不从,想起来这村长老崔也无可奈何,巴河村有个规矩,本家村不能与外人结婚,会遭天谴的,村长老崔怕是这会坏了这巴河村的规矩,于是在那个乌鸦鸣叫的夜里,村长老崔兽性大发,撕扯着翠花的衣服,翠花与村长老崔撕扯在一起,翠花受了惊吓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你所看到的事实,如同别人所闲谝的那样,其实也不过是一出农村封建思想的闹剧,其实真实的结局往往令人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村长老崔被公安局带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村东头的乌鸦又开始喊叫起来,村口的野菊花残败的落下了最后一片花瓣,高支书也当上了村长,一切的一切像是画上了完美的句号,高支书为翠花办了低保户,日子也在慢慢变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长老崔也进了监狱,等待着他是无尽的审判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长老崔没有再给自己辩解,因为他伤害了一个女子的幸福,他觉得自己罪有因得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一年后,高支书娶了翠花姑娘,说起了这件事问道翠花:“那天晚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翠花笑到:“村长老崔就没进我家门,那天晚上逃走的其实是我爷爷傻福,我其实就没走我一直在家里的待着呢,而王二家的皮小子看到的是你,我骗他让他说的谎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支书惊慌的看着翠花,像是看到已经凋谢的野菊,高支书有点惶恐了,原来这一切都是早已经设计好的,只是村长老崔换成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常常喜欢隐瞒一些真想去伪造一些真相,说下的谎言就像快要凋零的花朵一样,无法挽回,必须让它继续掉落,因为只有那样这些花的开放才有意义,就像人的谎言一样,每一句谎言都带有自己的意义,或大或小,但是它总是有价值的。

 

 

 


打赏

收到打赏总额:
0.00
2007-2018 勤工俭学吧版权所有 备案:11010485-4号 技术支持:特嘉聚
招聘广告